Site Network: um_bloggers | imagebank | videoworks | essence | business home

Welcome to the official blog of Uncle Ming's Gallery

I have always been among those who believed that the greatest freedom of speech was the greatest safety, because if a man is a fool the best thing to do is to encourage him to advertise the fact by speaking. (我以為讓愚蠢的人自暴其醜, 正是最大之言論自由所以是最安全的主因)

WOODROW WILSON (編輯組譯)


《公義之路何漫漫而修遠》後記

19/11//2010


桃仙樸  B2Simple

註:  以下內容, 純屬作者一般個人意見,不能視為有法律約束力之專業意見,凡涉及如投資、法律、會計、建築或醫療等受法律規管行業之專業問題,如有疑問請自行向具專業操守 之相關專業顧問或從業員查 詢

免 責條款 DISCLAIMER


- 19/11/2010


前文完稿後讀到鄭赤炎教授發表在9/11/2010《信報》上的評論QE2的政治影響,觀點與老樸不謀而合,老樸不過山野市井草莽之夫,見解如 教授略同,喜不自勝。鄭教授末段論及消耗資源破壞全球:「如果人口眾多的發展國家如中國、印度、巴西、印尼、俄羅斯等照足美英的自由主義模式發展下去,再 有十多倍於美國的消費者,到時再也沒有足夠的落後國家和人口可供這些消費'恐龍'吃下去!到時競無可競,爭無可爭,也就再度激起保護主義,那時世界大亂, 再加上全球資源過份消費,全球環境將受到無法還原的破壞,到時自由主義的市場和消費行為將走到絕路。」

很 多人看到西方社會風光一面,加上接受的是西方觀點出發的教育,沒有深思,便將一切美好事物都投射到西方的體制上,以為兩者中有一個放諸四海而皆準的必然因 果關係,結果這條路走了不過一小段,便出現環境破壞,貧富極化,市場壟斷,專業失德濫權,社會喪失階流動性等副作用,因為西方國家當年甚至現在,可以透過 軍事或經濟掠奪的行為為自己國家帶來經濟紅利(Economica bonus),部份紅利被用來改善國民生活的物質條件,令社會矛盾降低,歐洲小國由於國力所限,無法繼續掠奪後進國家,缺 乏紅利來賄賂基層國民,首先明白此路不通,很大程度採用持續發展(substainable development) 及社會主義(socialism) 的概念來改造原本體制,除保護環境外,亦令收入分配 (wealth distribution) 變得較為平均,避免財富過份 集中在極少數上層社會人士手上。新興國家往那裡找更落後國家掠奪經濟紅利,那些富裕的階層只有向本國的弱勢社群開刀,然而看清楚一點成本結構,新興國家血 汗工廠連工包料只收出口貨品零售貨價的一二成不等,如屬來料加工的更只有幾個百分點,但外判生產工序的跨國企業就有膽量將出口成本價提升(mark- up)逾倍在西方國家內銷 售,即使扣除出入口有關費用,毛利率仍高達三四成以上,而利潤大部份都溜到西方企業高層之口袋中,卻還將高失業率及國際收支赤字等罪名推向新興國家,將國 內受 害弱勢社群之不滿情緒轉移到出口國身上,做出口貿易的廠商便非常清楚,最誇張的曾聽到出廠價十多元人民幣的ODM(Original Design Manufacturing) 鍵盤或滑鼠,印上商標後,竟可標出十多歐羅或美元的零售價;所以西方國家大張旗鼓宣揚知識產權,就是因為知產虛無飄渺,非常彈性,可以將一切憑不對稱議價 能力 謀得的暴利全撥歸知產名下,只是ODM的產品,訂購之入口商有多少知產貢獻,稍有常識的都知道清楚。在判別一件產品價格中,多少是來自知產含量,多少是水 份,求教於律師法官未必較用家或參與生產的技術人員清楚。這樣子運作的經濟體制,新興國家如何可以照搬,只怕經濟一旦崩潰,所謂西方體制優越的神話也會被 戮破,步上當日羅馬帝國滅亡的同一路徑。

孔子終其一生皆宣揚仁教仁治,但對一些心實好之而懶於思考疏於學習之人士,亦忍不住薄責其「好仁不好學,其弊也愚。」走西方幾個大國的同一發展路線,理論和實踐上都行不通,套用孔子說法,仍是前文開首那句話,「好洋不好學,其弊也愚。」

- 完 -

小傳 Biography

有謂差之毫厘,謬以千里,一字之差,常令仙璞君含寃莫白,被誤為 being too simple、太簡單 ,事實上,仙璞君跟 sometimes naive 之賴依芺並無任何朋友或親屬關係,未敢叨光,B2Simple,原名 Back to Simple,返璞歸真之謂也,跟太簡單 being too simple,相距何止以光年計,要知簡簡單單,原是最不簡單。陶令公如非誤墮十丈紅塵,為五斗米折腰卅年,歷盡殊不簡單之官場黑暗,又如何能守拙歸田 園,成為一代大田園詩人,留下不朽名作,故極高明,然後致中庸,忍屈辱,始可降大任。先難後易,方能舉重若輕,先繁後簡,乃識返樸歸真。簡約主義,精粹盡 在一約字,約者,去蕪存菁之謂也,正如王國維所言,為學或人生之四境,先是孤單上路,望盡天涯路,繼而尋尋覓覓,衣帶漸寬而不悔,方能猛然頓悟畢生追求目 標所在之處。那眾裡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人卻在,燈火欄柵處之境界,又豈可與隨隨便便,懶得取捨抉擇,便自以為深得簡約主義真諦者相提並論。

simplic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