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Network: um_bloggers | imagebank | videoworks | essence | business home

Welcome to the official blog of Uncle Ming's Gallery

I have always been among those who believed that the greatest freedom of speech was the greatest safety, because if a man is a fool the best thing to do is to encourage him to advertise the fact by speaking. (我以為讓愚蠢的人自暴其醜, 正是最大之言論自由所以是最安全的主因)

WOODROW WILSON (編輯組譯)


 愚智談 WiStupiDialogue 20


詩酒言情 9 - 盲目激情

Wine, Poem and Passion 9 - Fanatic Mind

color revolution

亦愚 & 若智
11/10/2014 天晴

特別聲明

由於以下數輯之愚智談到內容偏離網誌原訂方針,故稿件未有如期刋登,經審議商討後,鑑於內容屬理性討論,且有關運動對社會各界包括中小商企,已產生或大或小
之影響,無人能置身其外,學術上不應只奉一家之言,故特予發表,惟須強調,文章內容
不代表網主意見,文責由作者自負,特此聲明如上。

免責條款 DISCLAIMER



mk-occupied2
mk-occupied 2
mk-occupied 3
2014年10月14日 旺角街頭,街頭路障的重重死結,是中年人的情障,年青人的識障,社會的業障。
image source: um-gallery

愚:前輩午安

智:年青人,隨便坐好了,這星期的生活和心情看來不好過?

愚:對,不大好,朋友們在 fb 和 whatsapp 上鬧得不可開交,不是讚成,便是反對,但那些上過大學的尤其兇狠,把那些不讚成抗爭運動的同學和朋友罵得狗血淋頭,即使不罵人的,也動不動便搬出一大堆那 些概念名詞和理論來教訓反對的人,一派真理教主的模樣,我們有一些有懷疑的都不敢跟他們爭辯,我本來想將你告訴我的那些論點提出來討論,但看到他們那種我 懂你不懂的樣子,便保持沉默算了。

智:由於70年代中美和解,期間蘇聯解體,冷戰結束,自80年代至今,雖然未至罷黜百家,但學術界漸漸出現獨尊自由民主思想的情況,年青人在大學中接受到 單一思想的洗禮,如果不是專攻政治理論的且有獨立思考的,亦沒有深入了解西方政治的現實情況,心中便有一個烏托邦式的普選制,出國留學歸來的學者,不似台 灣和內地,在中小學時接受過國民教育的薰陶,多少有一些國家民族感情,回到本地,在文化傳媒各界別中任職中高層的職位,很自然地以西方學問來為自己面上貼 金,自高身價,動不動便説比中國文化先進一百年甚至一千年,這亦是西方國家的所謂的軟實力,其實這些不斷吹捧西方思想的各界人士,對中國文化認知貧乏,進 行比較文化時,欠缺必須的知識,多是反覆用清末民初的社會面貌和對外戰爭失敗的事實來引申推論中國文化落後,根本沒有資格充當文化判官來作出判斷,因為除 科技(不是科學)這類形而下者的學問可以憑可見成果判斷先進
和落後外,對其餘的文化內涵,是不能以勝敗來斷定高下,否則希臘文化的優越說法便是一派胡言。
color revolution但 偏偏不少人卻充滿自信地宣揚這種不盡不實的所謂西方文化全面優越於東方的觀點。三十多年來,不知多少年青人被這種烏托邦思想感染了,他們畢業後分別在法 律,傳媒,教育和社福界任職,輾轉將這套思想貫輸給下一代,只要對社會稍有不滿,便有改變社會的衝動,從正面看,這是推動神會進步的充份條件,但如果所謂 理想是不切實際的空想,那就不但不可能成功,還會弄巧反拙,成為動亂源頭,讓各類極端份子有機可乘,把群眾運動劫持。加上錯綜複雜的國際政治博弈形勢,更 為外來勢力製造干預機會,社會以至國家,不是走向更完美而是走向動盪不安,看泰國,中東,北非,東歐的南斯拉夫,阿爾巴尼亞,烏克蘭,都是重覆著這個錯 誤。

愚:我還是不明白,如果大學是烏托邦思想的温床,那些大學學者豈不是都是罪魁禍首,很難想像呢!世人心目中,他們的形象都是德高望重的謙謙君子嘛!

智:人心各如其面,我曾説現時的知識份子就像宋朝及之後的中國士人,黨而不群,我相信大部份學者都是世人印象中的那種,但礙於認知的局限性,尤其是長期身 處象牙塔內的知識份子,他們可能知道貧富不均,財團壟斷,地產霸權那些籠統性的資訊,但根本不了解社會不同階層的文化及運作細節,抱著先知,智者,國師, 或救世主的心態來教化普渡眾生,率領著一群門徒和信眾,要求社會依循他們的方式管理,即使懷著良好意願,也往往是好心做壞事。這是第一類。至於第二類,就 是所謂勾結外國勢力的漢奸,但如果沒有超越一切疑點的確實證據,這類人的存在只是個大膽假設,無論贊成反對,小市民雖然心中自有想法,只能姑妄言之,姑妄 聽之,留待執法機關搜證,不宜繪影繪聲瘋傳,令爭論陷非理性謾罵,但對公開而具體地邀請外國政府介入本地事務的行為,絕對是欠缺智慧及遠見的行為,將來在 歷史上不會有正面評價。中國24史中,大部份都是由往下一個朝代的史官執筆,例如《宋史》由元朝人整理宋朝文獻寫成,於元末至正三年(1343 年)由丞相脫脫和阿魯圖先後主持修撰,《宋史》便有《奸臣》四卷、《叛臣》三卷,為蔡京、黃潛善、秦檜、張邦昌、劉豫等所作的傳記;不單不會為這些對當時 政權有功的人立碑,更是不屑地列入受後人唾罵的奸判之徒之中,明朝名將袁崇煥,也是由清朝的乾隆皇給予平反。
愚:前輩,我記得你曾告訴過我袁崇煥的事蹟,他是被滿清用反間計當作判徒被處死的,為什麼那些超級無間道竟然不獲新主子讚賞,還要反過來替前朝貶斥為奸臣及叛臣呢?

智:唉,這是易地而處後的自然行為,一個可以背叛逆自己國家民族的人,永遠不可能取信於任何人,包括新的政權;舉個實際例子,前線員工曾匯報説一些顧客曾 要求公司協助開出虛假發票向自己任職公司騙取不義之財,公司員工予以拒絕,日後這些人士成為老闆後,反而吩咐自己僱員光顧我們,那是同一心理,當了老闆 後,便不會叫下屬光顧一家串通僱員欺騙僱主的供應商。「老千」(廣東人所謂的騙子)所以教人六親不認,因為騙子便是騙子,判逆者何嘗不是面對相同處境。

愚:但普世價值是無分國界地域和民族的,不平則鳴,見到不公義便任何人也可以干預,呃,也可能要經一些程序的,那不是聯合國的一個使命嗎?
智:春秋無義戰,但戰爭都是在興滅繼絕的旗幟下進行,包裝成公義戰爭,現今世界何嘗不是如此,聯合國安理會是理論上國際上唯一可經適當程序 (due process)組織聯軍對世界任何地方採取干預,包括軍事干預的組織,但實際上,一些大國可以繞過聯合國而採取單邊行動,另外一些不屬狹義戰爭行為的攻 擊,例如經濟,文化及網絡的戰爭,更是無日無之地進行。

愚:我們沒有攻擊和搶奪别人領土和資源的野心,為什麼會有戰爭?
智:現實點來說,以為自己保持和平理性便能消除戰爭是書呆子,象以齒而焚身,你有土地和資源,而本身欠缺自衛的能力,戰爭便降臨。從歷史及地緣政治來看世 界,歐亞大陸在東亞是以中國為政治中心,中國強大穩定,整個地區便穩定,中國衰弱,主要來自北方及東方的週邊國家便會起來挑戰這個中央帝國,這個是殘酷的 過程,通常造成大量的人口傷亡,而以漢族為主的中華文明卻出奇地堅韌,幾次反敗為勝,至今兀立不倒。南亞由於地理及氣候因素,與其他文明的碰撞較少,主要 競爭來自中亞,原來的古印度文明因中亞民族入侵已不存在,中西亞及歐洲則是跟中國一樣有高頻率的變化,由遠古的巴比倫文明直至一戰及二戰前的奥圖曼帝國, 都是雄霸中西亞的強國,但支配者則不斷更迭。歐洲則是以希臘羅馬文明為主體的地區,主宰歐洲達八百年,由於羅馬的衰敗沒落,一直受中亞地區強權的壓制,而 歐洲內各國亦各自有爭霸的野心,對權力及資源的貪婪令西方國家自啟蒙時代開始出現爆發性的進步,結果先後出現幾個強大國家,先有海上稱雄的西班牙和葡萄 牙,繼而有日不落帝國之稱的英國在19世紀稱雄,因受到法國及德國的挑戰而最終元氣大傷,造就了戰後美國的興起,直至現在。而歐洲東北方的共產蘇聯,亦在 西方列強圍攻下頑強地生存下來,並在二戰後成為與美國分庭抗禮的世界強權,由於經濟失敗,導致解體,經過一輪動盪,再次成為足以和美國抗衡的大國。北非有 點似南亞,埃及古文明衰落消失後,對歐亞大陸有意爭雄的國家已無威脅。所以戰後西方以美國為首的美歐聯盟,除了繼續遏制蘇聯進外,中西方亞則不願見到有類 似奧圖曼帝國那樣的國家崛起,東亞則不希望中國能回復統一強大,今天世界的形勢,不過是一個春秋戰國的翻版,只是今天的科技,如果大國家出現直接戰爭,那 地球的環境也無法讓人類甚至生物生存下去,所以另類的戰爭便會取代傳統的戰爭,例如蘇聯解體,便是另類戰爭的成功例子,但在安全情況下,如大國對付小國 時,是不會猶豫的。那是中東和北非戰爭不斷的原因。蘇聯解體後,東歐各國暫時失去一個維持舊有秩序的維護力量,便立即爆發多場戰爭,西方國家亦以人道理由 積極介入,除東西德合併外,不少都是分裂成兩個或以上國家。總括而言,只要中國出現任何動亂,戰爭便隨時掩至,這不是危言聳聽,是總結幾千年歷史得出的結 論。韓戰(中國稱朝鮮戰爭)及越戰距離現在已經半個世紀,要提心吊膽日夕準備鑽防空洞的那代人應該都走得七七八八,香港更因為屬英治地區,不但從來沒有這 種戰爭威脅,還憑中國唯一窗口的角色發了國難財,所以大部份人都沒有這個危機感。

愚:什麼?鑽防空洞,那不是抗戰時代的事情嗎?韓戰和越戰時也有這些恐懼嗎?

智:韓戰跟1017年俄羅斯大革命後西方進行的武裝干預有非常相似的元素,英國、法國、日本、波蘭、美国等共14國,以不滿蘇維埃俄羅斯成立後單方面退出 一戰時對德戰爭和對沙皇俄國債務的承擔問題,協助由沙皇殘餘力量,富農、地主和資產階級組成的白軍對蘇維埃政權進行了武裝干涉。經過約4年的戰爭,列寧領 導的蘇維埃紅軍擊敗了白軍以及14个國家的聯合武裝力量,鞏固了蘇維埃政權。中國在二戰結束後,國共自47至49年發生內戰,國民黨敗走台灣,朝鮮半島隨 後亦發生類似情況,由金日成領導的北朝鮮軍隊節節勝利,有統一半島的態勢,美國組成17國聯軍進行武裝干涉,以優勢裝備的兵力將金日成軍隊驅趕至中朝邊 界,統帥麥克阿瑟揚言越過鴨綠江攻打當時剛成立的共產中國,對毛澤東不得越過38線的警告嗤之以鼻,51年毛澤東派彭德懷率領志願軍入朝應戰,將17 國聨軍迫退至38線,美軍兩度易帥,仍然傷亡慘重,地面戰無法獲勝,甚至空戰亦出現越來越頑強的反擊,期間曾揚言空襲中國甚至以原子彈轟炸中國,總統杜魯 門衡量利害,否決建議,最後統帥克拉克將軍在板門店成為美國第一位在未能勝利的戰爭中簽署停火協定的將軍;所以韓戰期間,中國全國都保持在戰時戒備狀態。


McArthur
General Pang Deng-hua
chinese troop cross the border
盟軍統帥麥克阿瑟 中國志願軍統帥彭德懷 中國志願軍越過鴨綠江
Korean_War_armistice_agreement_1953
中美簽署板門店停戰 協定
image source: wikipedia

越南情況相似,更原屬中國行省,由於滿清腐敗,法國入侵時,本來遭到溤子才的清軍及劉永福的黑旗軍頑強抗擊,但清朝未敗先餒,仍先後簽訂多條
不平等
條約,將越南割讓法國,二戰後,法國在美國協助下意圖重奪越南控制權,54年在奠邊府一役被武元甲及中國顧問領導的軍隊大敗,結果被迫全面放棄越南的利
益,美國隨即介入支持保大皇朝在17度以南的政權,隨後轉為支持發動政變的吳廷琰。

French soldier in Vietnam, 1053
Gen-commons
法越戰爭
日內瓦會議
source: wikipedia


至60年代,由於南越無法扺擋北越支持的南越遊擊隊,美國再次直接軍事介入東亞洲事務,最高峰時達60萬軍力,但有韓戰的教訓,美軍不敢越過 17度作戰以避免中國參戰,空襲時大致上沒有進犯中國境內,但中國沿海仍是在防空戒備狀態,由於越戰傷亡更高於韓戰,美國再次被迫退出,73年全面撤軍, 75年南越被北越統一。


Bombing_in_Vietnam Diem_dead

美機轟炸北越
吳廷琰死於政變
image source: wikipedia

所以從49至75年,中國基本處於備戰動員狀態(war state),在這種狀態下,經濟接近戰時經濟模式(war economy),所以更順理成章採用計劃經濟,而在戰爭威脅下,全國上下都處於極度緊張狀態,也不能埋首經濟建設,因為工業的發展不能根據經濟效益而依 據戰略部署,以免毀於空襲。那是屬於心理戰(mind war)的一種,用威嚇把敵人迫瘋和迫至垮下來,蘇聯便因為將大量資源用於軍備競賽而拖垮經濟。其實美國好不到那裡,韓戰時錯估形勢,輕率參戰,以17國 具有立體戰爭優勢裝備的軍隊,而無法擊敗一個剛從半殖民地恢復成為主權獨立的落後國家,自招立國以來最大的耻辱。十多年後,在越南又再度嘗試,結果遭到更 大的失敗,死傷十多萬人,經濟亦招致極大損害,期間國內民怨沸騰,反戰運動令國家幾近內戰邊緣,尼克遜以退出越南戰場為競選政綱而當選,於73年結束軍事 干預。


美國反戰運動 Kent_State_massacre Vietnamprotestors
美國反越戰運動
五 四屠殺或肯特州立大學屠殺 美國華盛頓反越戰運動
ElectoralCollege1972
1972年美總統選 舉結果
image source: wikipedia


愚:這些歷史我們都沒有讀過,那會知道?

智:我最近翻看過現時中學的歷史書及通識課,才發覺偏頗得令人難以想像,比英美的教科書更加愛英崇美,完全從西方的視覺出發,連西方國家內部本身批評者的 觀點也沒有同時列出供參考對照,令年青人認為西方國家擁有幾近完美的制度,跟所謂持平公正獨立批判思考的教育目標有極大距離;法治部份的4個發展階段論更 是本地獨創,目的看來是為了演繹出本地及西方法制是法治的最高階段的結論。老人家沒有任何政治背景,也沒有參與政治活動,所以沒有包袱,可以直言心中所見 所想。但過去二三十年來的一元思想獨大的氣氛和國際上的單極形勢,做成世界各地的各式動亂和戰爭,有關地區人民的福祉是大幅倒退了而不是提高了,本地老中 青熱血人士對烏托邦的追求狂熱,有可能將這城市推入萬劫不復的動亂泥淖。

愚:但大家的想法剛好相反,當社會都有普及而平等的選舉後,那便能將現時的不公義的現象一一消除。

智:如果有人告訴你這個願景,他不是騙你便是天真和幼稚,在自欺欺人,佔領運動的起源地是那裡?你說得出嗎?
愚:呃,是美國的佔領華爾街,然後便在全世界遍地開花,但又被壓制下來。
智:那不是説明三點嗎?第一,有數百年民主傳統的國家,仍有嚴重的社會矛盾,人民走上街頭;第二,民主國家,亦不容許非法佔領行為,皆用更高級別的武力清 場,第三,佔領者大致上遵守非暴力抗爭的原則,沒有拒捕及抗拒清場。但一些以年青人為主的示威,往往升級成極端暴力的動亂。社會上各族群意見紛紜,很多時 他們的利益是互相矛盾的,那一個領袖能全部滿足?社會最重要的是在不損害社會秩序的前提下容許個人有最大的自由和公平的機會,這樣便自然有足夠的社會流動 性,日日夜夜講民主,便會鼓勵或迫使政府運用權力來試圖達成大多數人的訴求,《Beyond Democracy》的作者便説民主其實是集體主義(collectivism),更惡劣的情況是變成大多數人的暴政(tyranny of majority),所以民主和自由其實互相矛盾,由於有多數人的背書,自覺義無反顧,比起貴族精英的管治,可能更加暴烈。過去一百年間,一些殖民地獨立 後,因為推行普選制過急,不是出現內戰分裂,便是管治失效,無法搞好經濟民生,社會矛盾亦不能消除,所以制度不是達致國家富強的唯一因素。

愚:那甚麼是其他因素?

智:人的質素和制度是兩條腿,缺少其一都會舉步維艱,一條腿獨大便只會原地兜圈子,人的質素除先天的聰明才智外,後天由文化教育而決定,所以西方人的體制 和人的質素,是經過幾千年的自然同步演化沉澱而得來,勉強移植到一個沒有相同文化傳統的地區,根本無法協調,造成各式亂局,在西方世界以外,都不見有成功 發展成一流國家的例子。其實,西方國家對外所宣傳的所謂普世價值,和自己所奉行的一套,根本並不一樣,依據西方各國佔領運動者所描述,西方的政制,實際是 一種新貴族政治(neo aristocracy),絕非所聲稱的民主政治。英國用了五百多年才由君主制演化成君主立憲制,總理提名權既不普及亦不平等。美國立國時走向民主的起點 雖然高,最初設計的選舉團制度,便包含保護人口較少州份的設計,普及的選舉權至65年才名義上確立,提名權向精英極度傾斜。如果這些西方國家用上現時人人 掛在口邊的真普選,同樣會出現其他相信這些所謂理想制度的國家,你知道嗎,美國總統選舉,投票率只是約5成多,還有,不少的選票上寫上非候選人的名稱,你 知道是誰嗎?

愚:…不知道

智:最多是米老鼠,其次是唐老鴨,那是一種無聲的意見表達吧!

愚:喔,前輩,怪不得你那麼肯定他們的想法行不通了,我又長了知識啦!

- 完 - 

小傳 Biography

Simswise 若智-
年逾知命,學有所專,長於經濟行政,對社會事務每有深刻獨特見解,然智者千慮,終有一失,智慮愈深,成見愈深;崖岸自高,偏執過度,難免憤世疾俗,所謂好 智不好學,其弊也盪,雖智者亦必有所弊,若智亦即弱智也,尚幸雖悲觀而未失積極.

Simsfool 亦愚
望不惑之年,其父有感東坡先生洗兒歌之言,深信「但 望生兒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功卿」,況愚者千慮,必有一得,倘時來運到,刞一得之見,己足以功名利碌等身,否則亦樂得逍遙快樂,不若自命才俊之士, 動輒以天下為己任, 先天下之憂而憂, 後天下之樂而樂,故得子即取名亦愚,亦愚果然深得其父神髓,故凡事隨遇而安,無作強求,相信凡存在皆合理.樂觀而欠積極,對若智之言時有質疑, 與若智對話常擦出火花.

編者按: 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寄,人之賢愚賤肖,何嘗不是相生相寄,此「大智若愚,大愚若智」,「聖人不出,盜賊無有」之謂也,甚至四位同體,實質一體四面, 旁人所見,可能是抑智示愚,隱惡揚善後刻意示人之一面而已, 故「智愚談」或即「腦交戰」孰智孰愚,二而一,一而二,見仁見智而巳.

metropoli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