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Network: um_bloggers | imagebank | videoworks | essence | business home

Welcome to the official blog of Uncle Ming's Gallery

I have always been among those who believed that the greatest freedom of speech was the greatest safety, because if a man is a fool the best thing to do is to encourage him to advertise the fact by speaking. (我以為讓愚蠢的人自暴其醜, 正是最大之言論自由所以是最安全的主因)

WOODROW WILSON (編輯組譯)


愚智談 WiStupiDialogue 



tea house

文化茶寮系列

Culture Jabber Tea House


2.49 本土文化 06
Local Culture 06

現實和藝術

West Garden Meeting by Tang Wang - Ming
明唐寅西園雅集

亦愚 & 若智
嘉賓: 雅可樂 & 無極
9/04/2016
註: 以下談話內容, 純屬作者個人意見,有關法律規定屬專 業知識部份,不能視為具法律效力之意見,有疑問請自行向具專業操守之專業顧問查詢

免責條款 DISCLAIMER


9/4/2016

愚:前輩和兩位師兄大大午安!

雅,無:師弟有禮了,怪不得前輩常讚你孺子可教,只是…

愚:喔,只是什麽呢?

無:哈哈,由我説吧,是欠點恒心毅力,遇難便退,所以不大愛深入思考,我們都當了你的懶人包。

愚:噢…(⁄x︵x\)

智:好了,知耻近乎勇嘛,亦愚是害怕閲讀,套用學術語言,便是閲讀困難症,但他喜愛交談,這已足以抵消他的弱點,只是不適應主流的學習模式,我們現 在的教育模式過於執著於單一模式和內容,才會令一些像亦愚師弟那樣的人才失去很多發展機會,他工作上的技術和知識不是學習得很好嗎?

雅:對,因為學徒制用「師父帶徒弟」 mentor and apprentice 的模式,正好是適合他的特性,天下殊途而同歸,一致而百慮,因才施教才有效。

愚:對對對,跟大家學習,才發覺我原來也能理解那麽多,原來我有閲讀困難,但聽講不成問題,那為什麽沒有學校用你們的方式來教學呢,從實際工作中學習,或輕輕鬆鬆地便談了一兩個小時,但學到的東西可不少,再閲讀有關資料都變得容易了。

智:哈哈,「天下殊途而同歸,一致而百慮」,這正是多元文化的真義,但現在單極思維當道,除了目的(ends)要堅持外,方法(means)也只能 唯我獨尊,美其名是程序公義,實際是「我」説的才是公義,公義真理恍惚被某些人壟斷,因才施教又談何容易!第二是資源問題,這個不用解釋了,沒錢萬萬不 行;第三是通才領導專才變成外行領導內行;真正通才要有綜觀全局的能力,能迅速掌握各方專才提供的意見並平衡考慮整體利害得失,現時所見,不是找個外行充 當通才來瞎領導,便是回到專才管理專才搞山頭主義和獨立王國的死胡同,另類學生便難以找到出路。

無:唉,這何止是個别範疇內的問題,而是全方位的問题,可能通才難求吧。

愚:嘻嘻,現在跟各位前輩學習,算是不錯了,學校那些陳年舊事,不提也吧。是了,前輩,上次我們談到的那齣電影,出了大事啦,您知道嗎?

智:已説過沒看過就不好談評審了,不知雅師兄有沒有高見,文藝那是你的專業。

雅:也沒看過,所以內容和手法都不好評論,至於有關語文那一節的議題,我們這連串的對話,已經説得清楚。

智:但對頒奬人引用的金句,老人家卻有意見,因為正正反映了現時很多人的思維局限性,大導演引用了美國前總統羅斯福1932年競選演講的標題「我們最需要恐懼是恐懼本身」來作引子,原文是“Only Thing We Have to Fear Is Fear Itself”:(FDR's First Inaugural Address. Franklin D. Roosevelt )。 那是在特定時空下作的陳述,當時的美國正值經濟大蕭條時期,歐洲戰雲密佈,購買力衰退,剛完成工業化並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的美國出現生產力過剩,金融市場 暴跌,失業高企(達到就業人口的3成左右),黑道橫行,貪污腐化,民怨沸騰,沒有現時的福利和社會保障制度,人民只覺前路茫茫,對未來充滿恐懼,羅斯福卻 在這個眾人都驚慌絕望的時刻走出來,叫他們不要怕,説恐懼才是最要恐懼的東西,相當於問:「你們美國人怕什麽?」最諷剌的是羅斯福的演講是要求:1. 行政立法要保持適當平衡以便毫不遲疑地執行公共政策來應付當時困難(意思是你國會那群 law makers少點拉布好不好);2. 大家要認識社會上各個環節互相依存,呼籲以人民以專業軍人對國家的忠誠來拯救國家,犠牲小我、成全大我,奉獻生命財產來達至國家社會的團結和秩序(潛台詞 是不要老是只顧自己什麽個人權利和自由了,要大局為重,恢復秩序),講詞內的理念和那些推崇電影的人士所追求的東西剛好相反,讀過原文的有識之士只會覺得 很滑稽,有點拿錯劇本説錯對家對白的荒誕感覺。

愚:前輩,你説笑還是認真的?

智:先看這段節錄吧,説的是行政立法關係:

It is to be hoped that the normal balance of executive and legislative authority may be wholly adequate to meet the unprecedented task before us. But it may be that an unprecedented demand and need for undelayed action may call for temporary departure from that normal balance of public procedure.

再看這段,講的是成全大我和維持秩序,

If I read the temper of our people correctly, we now realize as we have never realized before our interdependence on each other; that we can not merely take but we must give as well; that if we are to go forward, we must move as a trained and loyal army willing to sacrifice for the good of a common discipline, because without such discipline no progress is made, no leadership becomes effective. We are, I know, ready and willing to submit our lives and property to such discipline, because it makes possible a leadership which aims at a larger good. This I propose to offer, pledging that the larger purposes will bind upon us all as a sacred obligation with a unity of duty hitherto evoked only in time of armed strife.

愚:英文原意唯有相信前輩和師兄大大了,怎麽會這樣呢?

智:藝術創作者擅長拿著一兩個點子來發揮擴大,觸動人心,也較為感性和理想化。看來引用者是只看字面和發言者的地位,沒有再進一步深入探討,如聽者也沒有認真思考過説話的背景和含義或其中的智慧含金量,聽到了一些名人金句便覺得蠻有智慧,那便可能產生了煽情效應。老實説,除了説者是歷史名人,這句話作為一般陳述(general statement)根本沒有智慧可言,如果沒有前設便鼓勵别人無所畏懼,輕微一點是教人不問目的冒險犯難,承受無意義風險;嚴重一些是煽動他人行險徼幸,以身試法,干犯反社會行為。説到無懼,不妨對比孟子的名言:「自反而不縮,雖褐寬博,吾不惴焉?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孟子公孫醜上》)。那其中的智慧便高下立見。

雅:前輩説得對,欠缺深情和至誠,便不能創作偉大的文藝作品,但如果欠缺理性,那愈是感人,為害亦愈深。孔子曰:「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文質彬彬,然後君子。」 孟子所強調的是要先行有足夠的自我反省能力,經過謹慎思考而肯定正確才能言勇,所謂「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這應該是前輩所謂的前提了。

愚:雅師兄大大,要照顧一下師弟,古文要解釋一下嘛!

智:哈哈,質是內容本質,文是表達技巧,有內容而不擅長表達就顯得粗鄙簡陋;光有技巧而欠實質內容就會流於浮誇賣弄。兩者能夠平衡相稱,才能顯示出 君子的風範;換言之,要情理交融,文質兼顧,才是上乘佳作。邏輯上,任何人都不能推説這名言的前提是不言而喻的道理,因為那是大勇的理情基礎,不説前提, 則這金句改成「我們最需要恐懼的是無懼」(“The only thing we have to fear is fearlessness"),不是也能裝成很牛逼嗎?

無:對,邏輯上來説,無懼和恐懼是兩個互為餘集的相反概念,如果沒有前提,兩個説法都又言之成理,只能説明原話在不説前提時是毫無意義的空言了。

智:無知者的無懼或血氣之勇的無懼和智慧何干?對大勇小勇和匹夫之勇,中華文化早在二千多年前已有深刻探討,何需外求層次更低者!見微知著,便知社會挾洋自重成風。大家聽過寡人好疾的典故嗎?

雅:應該都是出自孟子,王是齊宣王。

智:孟子週遊列國宣揚他的仁義之政,齊宣王直言不諱,三説寡人有疾來難難這位儒家學者:

齊宣王問曰:「交鄰國有道乎?」    

孟子對曰:「有。惟仁者為能以大事小,是故湯事葛,文王事昆夷;惟智者為能以小事大,故大王事獯鬻,句踐事吳。以大事小者,樂天者也;以小事大者,畏天者也。樂天者保天下,畏天者保其國。《詩》云:『畏天之威,于時保之。』」    

王曰:「大哉言矣!寡人有疾,寡人好勇。」    

對 曰:「王請無好小勇。夫撫劍疾視曰,『彼惡敢當我哉』!此匹夫之勇,敵一人者也。王請大之!《詩》云:『王赫斯怒,爰整其旅,以遏徂莒,以篤周祜,以對于 天下。』此文王之勇也。文王一怒而安天下之民。《書》曰:『天降下民,作之君,作之師。惟曰其助上帝,寵之四方。有罪無罪,惟我在,天下曷敢有越厥志?』 一人衡行於天下,武王恥之。此武王之勇也。而武王亦一怒而安天下之民。今王亦一怒而安天下之民,民惟恐王之不好勇也。」

雅師兄可以向亦愚師弟略作講解吧!要有趣味性一點。

雅:前輩吩咐,自當遵命。在武力至上,群雄爭霸的春秋戰國時代,齊宣王聽到 孟子説的仁義外交,完全不以為然,便晦氣地説,那麽他必然有病了,就是好勇,相當於現時人説的「吉士」(guts),好一個孟子,即時「執生」(應變), 説勇氣分為小勇和大勇,整天睜眉怒目,對自己不禮貌的人動輒拔刀相向 ,那只是市井流氓的匹夫之勇;至於周文王看見百姓受苦而大怒,憤而起兵除暴,替天行道,解除百姓的苦難,那是大勇;孟子隨而勸説齊宣王要效法周文王之大 勇。

愚:嘻嘻,師兄果然解得清晰,跟前輩簡直是半斤八両,我明白啦,孟子説的大勇是有大仁大義在背後的行為,沒有仁義的勇氣只是小勇。

智:對了,純為證明自己無畏無懼而不問原由地挑戰危險或自製危險,那絕非大勇,甚至是行惡。西方寓言小説《唐詰柯德》(The Ingenious Gentleman Don Quixote of La Mancha by Miguel de Cervantes Saavedra.1605/1615),主角唐詰柯德相信世上有邪惡的龍,故此要當屠龍武士,於是穿上盔甲、騎著馬、拿著長槍,四處獵龍,結果懷著善意地幹了不少人匪夷所思的傻事和壞事。正如我們一直討論的語文問題,那些拒絕學普通話和簡體字,又説中文文字系統落後要學英文的人,他們的無畏之言和舉動,大有可能是基於無知。

愚:終於又回到文字的討論啦,那麽究竟中文是落後還是先進呢?

智:時間不早,何不在我這裡吃個便飯,再從科學角度分柝中文文字系統的特性。

眾人:求之不得呢!

- 完 -

小傳 Biography

Simswise 若智-
年逾知命,學有所專,長於經濟行政,對社會事務每有深刻獨特見解,然智者千慮,終有一失,智慮愈深,成見愈深;崖岸自高,偏執過度,難免憤世疾俗,所謂好 智不好學,其弊也盪,雖智者亦必有所弊,若智亦即弱智也,尚幸雖悲觀而未失積極.

Simsfool 亦愚
望不惑之年,其父有感東坡先生洗兒歌之言,深信「但 望生兒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功卿」,況愚者千慮,必有一得,倘時來運到,刞一得之見,己足以功名利碌等身,否則亦樂得逍遙快樂,不若自命才俊之士, 動輒以天下為己任, 先天下之憂而憂, 後天下之樂而樂,故得子即取名亦愚,亦愚果然深得其父神髓,故凡事隨遇而安,無作強求,相信凡存在皆合理.樂觀而欠積極,對若智之言時有質疑, 與若智對話常擦出火花.

編者按: 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寄,人之賢愚賤肖,何嘗不是相生相寄,此「大智若愚,大愚若智」,「聖人不出,盜賊無有」之謂也,甚至四位同體,實質一體四面, 旁人所見,可能是抑智示愚,隱惡揚善後刻意示人之一面而已, 故「智愚談」或即「腦交戰」孰智孰愚,二而一,一而二,見仁見智而巳.

culture jabb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