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Network: um_bloggers | imagebank | videoworks | essence | business home

Welcome to the official blog of Uncle Ming's Gallery

I have always been among those who believed that the greatest freedom of speech was the greatest safety, because if a man is a fool the best thing to do is to encourage him to advertise the fact by speaking. (我以為讓愚蠢的人自暴其醜, 正是最大之言論自由所以是最安全的主因)

WOODROW WILSON (編輯組譯)


愚智談 WiStupiDialogue 



tea house

文化茶寮系列

Culture Jabber Tea House


2.48 本土文化 05
Local Culture 05

文字與霸權

West Garden Meeting by Tang Wang - Ming
明唐寅西園雅集

亦愚 & 若智
嘉賓: 雅可樂 & 無極
2/04/2016
註: 以下談話內容, 純屬作者個人意見,有關法律規定屬專 業知識部份,不能視為具法律效力之意見,有疑問請自行向具專業操守之專業顧問查詢

免責條款 DISCLAIMER


2/4/2016

篆刻 Seal Stone Engraving智: 說到文字形態的演變,亦愚還記得雅師兄教你的篆刻嗎?篆書是什麽,那是秦以前用的正文,由鐘鼎文或金文演變而成,但金文之前是更原始的石刻像形文字和甲骨 文,在人類歷史而言,發明文字是人類第一個資訊革命,它的重要性和意義從造字的傳説可見一班,《淮南子•本经训》這樣描述:

倉頡「昔者倉頡作書,而天雨粟,鬼夜哭;伯益作井,而龍登玄雲,神棲崑崙。能愈多而德愈薄矣。故周鼎著倕,使銜其指,以明大巧之不可為也」

作井是能力的展示,但不能以言語相傳,能力便會得而復失;文字出現,代表人智開啓並能承傳,人的能力由此能夠累積提升,大巧甚至能改變操控大自然, 所以鬼神憂懼,天雨粟,鬼夜哭,垂像以示。有關文字創造的傳説,只有華夏文明較為完整,並且具有哲學上的含意,其他三大古文明因為湮沒而失傳,文字本身也 難考究;至方希臘羅馬,是衍生文字,屬拿來主義成品,談創造文字對人類發展的重要性,基本上沒有發言權,但從火的神話多少可看到技術進步是雙面刃,希臘神 話中,用火的技術也是偷來的,將這種「大殺傷先進技術」擴散出去的天神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結果被眾神之王的宙斯懲罰,也有大巧不可為,足 令鬼神戒懼的含意。《淮南子》憂慮「能愈多而德愈薄矣」,是道家一貫的哲學。不過歷史説明人類在這條不歸路上已愈走愈遠,文字扮演一個催化作用,也和科技發展同步。

愚:這話何解?

李斯小篆智:秦相李斯見政事繁瑣,公文來往日多,便將篆書筆劃簡約成隸書, 方便書寫,配合新發明的紙筆,取代了刀筆竹簡,開創了人類的第二個資訊革命,訊息準確了, 工作效率提升了,技術的流傳及發展亦更快速,從秦漢的考古發現可以得到明證,中國的冶金,農耕,醫藥,建築,天文,數學都領先世界。按文字結構來説,隸書相對於篆書,便是簡體字,簡約和抽像了很多,像形性質已 不復見。所以,文字要按照科學規律和實際需要來發展,文字在國際通用碼(UCS)更變成二進制符號了。如果認為簡約等如殘缺,那每個文字都要像繪圖才算原整了真的話,要保存繁體或正體,豈不是要用篆書甚至甲骨文或 像形文字?當然,簡化的時候要合造字原則,正如上述的三個原則,甲骨文筆 劃的簡化不過是引入行草筆法,我個人覺不應成為問題。如果是一字多寫,取簡棄繁便不成問題,例如「法」字,根本是「灋」字簡寫,今天有多少人 懂得原來的繁體或正體,更不要説篆書了。但一些會做成一對多簡繁對應的借用字便要額外小心,一些字出現一字多義,例如曾短暫推行又很快廢止的二簡字,至於 一些今還用的如「肖」字,同時對應「蕭」(姓氏)和「肖」,「蕭」和「肖」在普通話或國語同 音,粵音則有異,實際應用,確是客易混淆。

愚:這樣説來,筆劃簡化或一字多寫時取簡棄繁的算是可以接受,那一字多義便應廢除了吧!

智:一般情況可以這讓說,最近已有將「蕭」改成「萧」的例子。電腦能輸入及顯視,說明通用碼(UCS)內都保留了,沒有廢掉。但從歷史看,那也未必 盡然,中文的所謂六書,是東漢許慎事後總結整理得出,不少字當初都是一字多義,因為語文發展是語先於文,雖然中文是表意文字,初期亦會 出現同音假借的情況,例如古文的「説」也同「悦」字,後人不斷增益,令字義更清晰,但學習便又困難一點;亦有部首是作標音用途,例如銅、筒、桐、恫等字, 只是取”同”音;但僮和瞳的”童”則音義皆取;如果標音部首有更簡單的,不妨考慮,茶餐廳的侍應便優而為之。從前也有既得利益階級(status quo),讀書人是其一,相當現在的專業人士,提高學習門檻便令士人成為壟斷階級,宋朝以後便更明顯,所以康熙字典是至清朝為止含字數最多的字典。砍去一 些重覆不用或多餘的文字,不會影響日常訊息傳達,這是如何平衡利害 的判斷問題。

愚:但讀古文便無法還原真實內容了。

智:所以我認為古文應該盡量用原來的字體留存,但文化承傳,中國有五千年歷字體流變史, 古書只能精挑,不可能盡讀,以語文為專科的要認知多一點,好像我和雅 師兄可以讀寫不少的篆書,是興趣或專業知識的一種,你們沒有這個必要,難道要責備你們棄用原來文字或正字不成?現在所謂支持繁體字的人,一些是别有用心 的, 其中便包括不少經常以本身英文造詣比中文好而為榮的假洋鬼子,他們也恨不得和中國文化割席,那裏是真心維護繁體字,其餘的人純粹是人云亦云,特别是錯别字 連篇的年青人,常愛用同音字,否則是火星文或圖標,簡體字可能更適合他們才是;這些人連基本的邏輯和文字學的理論也未搞清楚便一同起哄。

愚:如果推普成功,那粵語真的就這樣失傳,這難道不是一個損失嗎?

雅:是否一個損失是一個價值判斷問題,人稱南饒北季的季羨林先生,傳聞是世上碩果 僅存懂吐火羅語的學者,在中國可能是最後一個了,吐火羅語屬印歐語系的一個旁支,西方應該仍有些學者會懂得,如果他們去世後, 吐火羅語只能靠檔案文物保存下來,要待有人覺得具有研究價值時,才會重新學習。羅馬的拉丁文(Latin)也類似,現在的義大利人也棄用,依前文作者的觀 點是名符其實的廢除祖先的語文,全賴教廷仍以拉丁語為官方語言,才能有實際的「用家」(users)。

智:但拉丁文其實雖生猶死,因為與日常生活脱節,已沒有語言的生命力,每個字詞都不會有新的含義,所以部份名詞以法律,科學或技術詞彙的方式保存下 來,因為拉丁文是死文字,含義是唯一和明確的(unique and definite),不會像活文字般,很多時會被賦予新的意義,由此出現一字多義(ambiguous)。所以,只要中華民族仍然存在,中華文化不死,繁 體字必然會保存下來,正如甲骨文,金文,篆書,隸書等,成為中文字體之一而流傳,也成為古文化的載體。至於方言,退一萬步説,有朝一日,粵語完成歷史任 務,如拉丁文般自然式微,又或如吐火羅語般消亡,天不會塌下來,用義大利人對待拉丁文的態度對待粵語又有何不可?當然,多愁善感的文人雅士會為此傷感,寫 文章或拍電影來表達懷念之情亦可以理解,但將方言式微的現像妖魔化成某些人或集團十惡不 赦的罪行,而對那些反對母語教學,將子女送往外國或國際學校的家長,卻不曾理解為推英廢中,明顯是行駛相重標準,那只能理解為惡意製造和挑動族群仇恨的行 為。再多舉一個例子,亦愚,還記得我告訴你希臘文是衍生文字嗎?

Griechisches_Alphabet愚:記得,因為巴比倫的文字是契形文字,菲尼基人繼承了巴比倫的文字,希臘人最初有語無文,便用菲尼基字母來標音,標音文字便一直被歐洲人使用,日本的50音名情況也類似,原有的詞語用50音名標音,從中國學來的直接用漢字。

智:對了,所以標音是簡化文字的最便捷手段,標音字也算是一種簡化的文字,純粹利用發音(pronunciation)來簡化,韓、朝和越南也這樣 做, 好處便是簡化了文字,語文一致;但有利亦有弊,從文化承傳來看是短視的,日本最終便叫停了取締漢字的提議,因爲同音字太多令語意混淆,地區性口音異化後同 樣做成溝通障礙,韓國的法律界便堅持保留使用漢字的傳統,學習歷史亦須要懂漢字,最近也參與製訂中日韓三國統一漢字的計劃,恢復使用漢字的聲音一直存在。 內部問題外,還有對外關係,不同民族之間,語固然不能通,文也不能同,民族主義盛行,本土排外意識強烈,戰爭頻繁,不少民族就在征戰中湮沒。華夏文化由建 立開始,對外關係是征服和融合兩種手段並存的,而融合 的認同似乎大一點,華夏便是炎(帝),黃(帝)和夏(東夷)三族融合的成果,中國各民族除戰爭外,亦互相學習,取長補短;早期文字已非常相似,可以互通, 有學説認為並非倉頡原創,而是借鏡東夷文字,任可民族一旦學懂和認同中原文化,便被視為化內之民,可以參與部落或諸侯大會,例如吳越秦楚,本來是西南蠻 族,採用華夏的衣冠文教典章後,便是華夏一份子;秦一統六合後,雖未能統一語音,但書能同文, 各中原民族因為有共同文字,形成一個更緊密的文化共同體,內聚意識強於分裂意識,在遭遇外侮之時尤其明顯,能集合各族的力量一起抵禦外族,對外來歸附者亦 包容得多,生存機會比世上其他民族大。

愚:前輩,天雨粟,鬼夜哭是像徵文字力量的神話,按前輩所説,文字豈不是還有團結國家民族的神奇力量?

智:語文的力量,在聖經中也有記載,據《聖經創世記》第11章記載,當時人類聯合起來興建能通往天堂的巴别塔,對上帝不敬,為了懲罰及阻止人類的 計劃,上帝讓人類說不同的語言,使人類相互之間不能溝通,計劃因此失敗,人類自此各散東西,從這故事,是否隱隱看到阻礙華人語文統一背後的用心。歷史中巴別塔的 西方,民族間的戰爭是以種族滅絕為最終結局。直至戰後,才認識到人類無法承受用武力統一歐洲的災難,明白融合的重要,努力以和平協商方式建立歐洲共同體, 但自西羅馬帝國滅亡後,民族主義一直盛行,欠缺共同語文,文化宗教習俗差異極大,經過七十年努力後仍是差強人意,莫説政治融合,經濟上仍是舉步為艱,進兩 步,退一步,遇到政經上的困難,分離的思潮便又再興起。歷史便是最佳例證,華夏以外的文明,一旦衰落,民族和相關文化亦隨之而湮沒,無一例外。現在的希臘 人不是古希臘人,更不要說英美法德人了;現代希臘文 不是古希臘文,原文著作根本失傳;意大利人不是古羅馬人,現代意大利文不是羅馬的拉丁文;印度古文明被阿拉伯人征服後,民族和文化同樣消亡,現今文字為阿 拉伯語系的一支;蘇美爾人和埃及人都不知如何消失,文字也無人繼承,只能通過一些具有其他文字翻譯的文物來解碼。以適者生存作為衡量文化的準則,華夏文化 和文明是唯一生存至今的一個特例。

無:其實標音文字還有一個缺憾,便是結構上屬線性或一維度的排列(linear permutation),造字的能力低,表面上音和字一致,實際上,較複雜的事物或觀念便要用原有的字作字 根結合起來,和中文做字沒有分别,我曾希望將中文造字和 QR Code 結合起來,做過一些很初步的研究。康熙字典的中文部首約214個,新華字典是189個,英文的字根未必少過這數目,但因為中文是二維排列,就以九宮作為基 本結 構,214部首的9宮排列可以非常驚人,約是:

    2149 = 9.412911168 x 1020

即使除掉同一組部首的所有排列數(即9!=362,880),仍然達:

    {9.412911168 x 1020 9! }= 2.593945979 x 1015

這不過是單字的可能性,詞是字的乘積,那便更驚人,如果9宮中放入的不是部首而是 文字,那組合已超越人類可見的需要,所以中文字的擴充能力非常強橫。標音文字因為受拼音限制,每音節 (syllable)須要有響音(a, e, i, o, u)在內,由1至3個啞音(consonant)和1至2個響音(vowel)組合而成,不能隨便把26個字母用一維度排列,最大的排列數是:

    213 x 52 = 2.31525 x 105

實際上也沒有那麽多的聲音元素(sound elements)作造字元素(word elements),由於每字要包括所有的音節元素,單字已等同中文的詞,長度增加,閲讀也麻煩,線性拼音文字的優點便隨長度而消失存,科學名詞就出現了這樣的問題,基本的已比中文佔用 更多字節,例如化學名詞,中文元素是單字,是2byte 或16bit已足夠,英文的 hydrogen, helium等,全部多於2byte,Carbohydrate 比”炭水化合物”仍然要多字節,但和”醣”比,便相形見拙;聚氯乙烯英文為PolyVinyl Chloride,我隨手找幾個,都是如此,如果適應了中文的名詞,掌握其實比英文快。資訊記錄上的效率遠低於中文,同一內容的資料,用中文記錄所佔的字節比較少,不信的話,可翻查聯合國用五種官方語文存檔的文件,中文是最短的一種。

智:無極師兄用資科角度解拆兩種文字的結構,也是一個對中文文字攻擊論點的一個有力反駁。有關文字學學理上的分析和證據,我還有一些參考資料,可能合雅師 兄和無師兄二人之力,將來可以再深入一點探討中文的發展。一些人别有用心,用不盡不實的偽學術或偷換概念的假邏輯來愚弄世人,貶抑中文為落後文字,一些一 知半解或懶得思考的人拿這類二手資料或懶人包來理解週圍的世界,人云亦云,吃虧的只會是自己。

愚:但是,會吃甚麼虧哩,現時大多數人都說中國文字落後,所以科學不能發達,而無極師兄和前輩卻說中文原來更先進,我是被弄糊塗了!

- 完 -

小傳 Biography

Simswise 若智-
年逾知命,學有所專,長於經濟行政,對社會事務每有深刻獨特見解,然智者千慮,終有一失,智慮愈深,成見愈深;崖岸自高,偏執過度,難免憤世疾俗,所謂好 智不好學,其弊也盪,雖智者亦必有所弊,若智亦即弱智也,尚幸雖悲觀而未失積極.

Simsfool 亦愚
望不惑之年,其父有感東坡先生洗兒歌之言,深信「但 望生兒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功卿」,況愚者千慮,必有一得,倘時來運到,刞一得之見,己足以功名利碌等身,否則亦樂得逍遙快樂,不若自命才俊之士, 動輒以天下為己任, 先天下之憂而憂, 後天下之樂而樂,故得子即取名亦愚,亦愚果然深得其父神髓,故凡事隨遇而安,無作強求,相信凡存在皆合理.樂觀而欠積極,對若智之言時有質疑, 與若智對話常擦出火花.

編者按: 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寄,人之賢愚賤肖,何嘗不是相生相寄,此「大智若愚,大愚若智」,「聖人不出,盜賊無有」之謂也,甚至四位同體,實質一體四面, 旁人所見,可能是抑智示愚,隱惡揚善後刻意示人之一面而已, 故「智愚談」或即「腦交戰」孰智孰愚,二而一,一而二,見仁見智而巳.

culture jabber